热点新闻

毛利兰淫乱被轮h 诱诱小兰丸被吃掉鸟H下篇太激烈捂脸

热点新闻

2017/07/29

作者:佚名

阅读:

解开信长的皮带,拉开裤子的拉链,信长昂首待发的分身马上弹跳出来。兰丸的小手竟然只能勉强全部握住。

慢慢全部含在嘴里,兰丸尽管觉得有一丝勉强,然而很快沉浸在口

解开信长的皮带,拉开裤子的拉链,信长昂首待发的分身马上弹跳出来。兰丸的小手竟然只能勉强全部握住。
慢慢全部含在嘴里,兰丸尽管觉得有一丝勉强,然而很快沉浸在口jiao的快感中。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灵活的小舌不断地舔弄着硕大的顶端,还不住地发出“呜呜”的呻吟,似乎自己也十分享受。
“啊……”随着快感越来越增加,信长忍不住狠狠按住兰丸的头,死死顶到兰丸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阵低吼,全部射在了兰丸的嘴里。
“呜呜……”感觉到兰丸的声音有些不对,信长才稍稍从快感中回过神,赶紧抽出分身,兰丸却有些被jing液呛住,不停地咳嗽着。
信长赶紧把兰丸拉回到自己怀里,心疼地抹着兰丸眼角的泪水,狠狠吻上兰丸流出白色液体的嘴唇,舔弄着少年滑嫩的小舌,拉出丝丝银色的线条来。
感受到兰丸像一只无助的小猫咪一般窝在自己的怀里,看着他绯红的脸庞,信长感觉到下体再次站立起来了。
“阿兰,自己来,好吗?”
兰丸害羞地点点头,用手指蘸了些口中残留的爱液,向下插到自己已经被扩张过的秘穴里抽插了两下,忍不住发出细碎的呻吟,然后又低头舔弄了两下信长再次竖起的分身,对准自己的冗道,慢慢坐了下去。
“啊……”尽管那里已经被信长不知道疼爱了多少回,还是难免刺激的感觉。巨大的火热慢慢撑开小穴的褶皱贯穿了自己,摩擦着敏感的内壁,兰丸止不住地颤抖呻吟着。
然而信长感受到兰丸火热紧致的包裹,再也忍受不住欲望的煎熬,握住兰丸不堪一握的纤腰狠狠向下一沉。
“啊!”兰丸忍受不住巨大的刺激一个颤抖猛地扑向前紧紧搂住信长的脖子,配合着信长握住自己的腰的节奏起伏着身体,努力让信长的火热狠狠摩擦着内壁的敏感,不住地大力地呻吟着,“啊……主……主公……就是……就是那里啊……兰丸好……好……啊……”
看着眼前可爱的爱人沉醉在xing爱里高高地扬起雪白的脖颈,身体随着起伏不断地颤抖着,解开肩带的围裙已经滑落到腹部,信长一只手捏住兰丸胸前粉红,用指尖不停地刮擦着乳尖,一边含住另一边大力舔弄着。惹得敏感的兰丸的淫叫声又拔高了几分。
“主公……啊!不要……那边……啊啊!”
信长抱住兰丸猛地加快了速度,猛地狠狠一击,满满地射在兰丸的身体里。内壁的敏感点被滚烫的液体刷过。兰丸猛地大声哭喊着死死抱住信长的脖子,再一次发泄在对方的怀里。
“啊哈……主……主公……”
信长抱住兰丸软绵绵的身体不断地亲吻着他滚烫泛红的脸蛋,舔着少年无意识中嘴角流出的涎水,亲了亲他微喘粗气的小嘴轻轻在他耳边道,“阿兰今天好棒,再来一次好吗?”
尽管连着高潮两次的身体有点精疲力竭,从不忤逆信长的兰丸还是迷离着眼点点头。紧接着自己就被翻过去按在毛茸茸的地毯上,被高高握住腰抬起。
“主……主公……”不知为何每次用这种姿势交欢时兰丸都觉得异常害臊,只能死死扣住地毯,害羞地把头埋在地毯里不敢抬起。
抬高少年的腰,信长仔细观察着少年被自己疼爱过的秘处,有些红肿还未合拢,自己留在里面的白色液体缓缓地流出,忍不住伸出舌头舔弄着小穴周围细嫩的肌肤,甚至还将舌尖探向里面。
“啊……主……主公……那里……不要啊……”
兰丸一阵颤抖,忍不住发出舒服羞耻交织的呻吟,突然间感觉到那里再次被坚硬粗壮的硕大贯穿,忍不住扬起脖子大声呻吟着,“啊……主……主公……慢点啊……”
雄风再起的信长一手抱住兰丸的腰一手抚摸着兰丸的胸前,伸过头挑逗着兰丸的小舌,下体大力地狠狠撞击着,每一次都满满插到最深处再猛地拔出,精准地袭击着兰丸内壁的敏感处。
“主公……啊哈……就是那里……啊……主公……好厉害……啊啊……”
兰丸被抽插得意识模糊地大声淫叫着,扭动着纤腰大力迎合着信长,纤细的双手死死扣住地毯,指尖泛白。信长附身狠狠地亲吻着少年白皙细腻的肩膀和背部留下一朵朵玫瑰的印记。感觉到少年的身体颤抖地越来越厉害,开始加快下体的速度,最后一下狠狠地撞击,死死抱住少年纤细的身体咬上他白皙圆滑的肩头,再次将滚烫的液体满满地留在少年的身体里。
“啊啊啊!!!”兰丸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今晚第三次高潮了。温热的体液溅满了地毯,兰丸的身体猛地一阵抽搐,身子一软昏倒在了地毯上。
“阿……阿兰……你还好吧……”发泄过后稍微恢复理智的信长赶紧把昏过去的兰丸抱在怀里一边亲吻着一边摇晃着。还挂在少年腰间的围裙已经溅满了情se的体液,皱皱巴巴地不成样子。
“主……主公……”好一会儿,兰丸才慢慢睁开迷离的眼睛,深情地望着信长,伸手抚摸上信长有些焦急的脸,“阿兰……阿兰真的……好幸福……所以今后……不管阿兰变老了……还是变丑了……都请主公不要离开阿兰……好吗?”
“傻瓜……当然……”不知为何,信长的眼睛竟有些湿润,紧紧把兰丸抱在怀里死死贴着他的脸,温柔道,“不管是上一世,这一世,还是下一世,主公都不会离开阿兰。”
他爱他,早就穿越了时空,超越了灵与肉的束缚。

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